巨大的落地玻璃前她留着干练而精致的齐耳短发

 
    除了秦冉龙和苏锐一样,大吃大嚼之外,其余人没有一个拿起筷子的!
 
    他们真的不知道苏锐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!把他们留在这里不让走,就是为了看他吃饭?
 
    苏锐吃饭的速度很快,十分钟后,他喝了一口不知道价值几何的红酒,然后放下筷子刀叉,擦了擦嘴。
 
    “各位,白少请大家吃饭,大家却不吃,这是不给他面子吗?”苏锐微微一笑,目光在几个公子小姐的脸上扫过。
 
    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白忘川冷冷的看着苏锐。
 
    他并不想当冤大头,更不想被困在此地,因此之前已经趁着苏锐不注意,偷偷用手机发出了一条报讯短信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,刚刚发短信的小动作我也不是没看到。”苏锐淡淡一笑:“我既然能把你留下,就不怕你发短信。”
 
    白忘川被揭穿了小动作,脸色有点不太自然。
 
    “锐哥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,不妨直说。”龚明宇知道,家族和苏锐之间虽然有着不少仇怨,但是这和他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,都是龚秋剑龚夏刀惹下的祸事,关他什么事?和杨光明一样,他也选择了暂时的服软。
 
    除了白忘川、云蝶舞、龚明宇、李万忠、南宫燕之外,在场的还有一个女人,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,长相并不似云蝶舞一般透着一股媚意,而是文文静静的,坐在人群中很不起眼,从头到尾也一直没开口。
 
    她叫张曦予,是张家张的亲妹妹。她的亲哥被苏锐废掉,老爸被苏锐打成重伤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,按理说,她应该极恨苏锐才对,可是,从进门到现在,她的目光一直低垂着,就连呼吸都很轻,众人也都自动的把她给忽略了。
 
    “我虽然刚才说不认得你们,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”苏锐的眉毛轻轻一拧,目光如利剑一般,从眼前几人的脸上逐一扫过,同时轻轻说道:
 
    “白家、云家、龚家、南宫家,张家,还有在首都地下颇具能量的李家。”
 
    苏锐念出的每一个名字,都会引起普通民众的仰视,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家族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,但是所能凝聚起来的能量也绝对是不可小觑的!
 
    苏锐淡淡一笑:“既然今天碰巧撞上了,也省得我一家家上门去找了。”
 
    秦冉龙停下了筷子,他听到苏锐这样讲,顿时有种热血即将沸腾的感觉!
 
    既然今天撞上,那就免得一家家去找?和秦冉龙相反,在场的众人听到了苏锐的话,立时感觉到浑身冰凉!一种不妙的预感已经从他们的心头升起!
 
    “锐哥,锐哥。”南宫燕连忙干笑了两声:“锐哥,咱们有话好说,何必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呢?我知道,五年前我们家里有人得罪过你,可他们也都受到了惩罚,过去的事情就该翻篇儿,咱们都该往前看,你说是不是?”
 
   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就像你说的,那是五年前。”
 
    “锐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南宫燕虽然不明白,但是感觉却越来越危险!
 
    “五年前的事情已经翻篇,我要算的账,是现在。”
 
    苏锐张口轻吐,对面的几人不寒而栗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出了落花厅,杨光明并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“妈,我在北方公馆,苏锐……不,小舅也在,看样子,今天的事情要闹大啊……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53章 集 体算算账!
 
    名震华夏的神州集团总部本来位于首都三环的位置,由于响应政府号召,降低首都中心人口密度,总部便搬到了北都区,距离市中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——以首都的交通状况来看,这个过程可能还要更长一些。
 
    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,她留着干练而精致的齐耳短发,头发上带着淡淡的纹理,显然精心打理过。她的皮肤细腻,保养的极好,脸上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皱纹,如果说她只有三十五岁,那么绝对不会有人怀疑。
 
    这女人妆容精致,眉宇间带着若有若无的英气,一边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,一边打着电话。
 
    这就是苏天清,苏老爷子的小女儿,苏家排行老六!
 
    而随着通话时间越来越长,苏天清眼中的凌厉之色越发的浓重,终于,她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就在那里等着,哪里都不要去。”
 
    说罢,她放下耳边的电话,立刻对一旁的秘书说道:“备车,去华中路的北方公馆。”
 
    秘书犹豫着说道:“可是,苏总,公司要召开高层会议,几位副总和其余分公司的一把手已经全部在会场等您了。”
 
    “临时有变,会议推迟。”
 
    苏天清已经迈步朝外面走去,雷厉风行,毫不拖泥带水,女强人的风范尽显无余!
 
    “可是,会议时间是三周前就定下来的,各地分公司的老总也都是乘飞机从外地赶来,要是就这么把会议推迟了,会不会不太合适……”这女秘书显然很尽责。
 
    神州集团的分公司老总,简直相当于封疆大吏,权力大的没有边儿,在地方上全部都是跺一跺脚地面就能震三震的人物!这次总部开会,他们也是提前腾出了时间,否则根本很难请的动!
 
    不是有那句话么,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!
 
    对于神州集团这种超大型国企来说,尾大不掉和令不行禁不止是普遍存在的问题,不过,这种问题在苏天清就任总裁之后,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观。
 
    听了女秘书的话,苏天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会议由徐总主持,逐条讨论议题,当场形成书面结果,等我回来做最后决定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苏总,如果各位老总问起您去了哪里……”这秘书跟了苏天清好几年,真是太尽责了,她知道,苏天清做出这样的决定,一定会引起那些分公司老总的不满,这些不满就算当面不说,也会憋在心里,所以此时一定要把原因解释清楚才可以。
 
    秘书知道,总不能直说苏天清去了北方公馆,否则的话,一群老总在这里等着开会,你却跑到饭店去,这干的叫哪门子事?
 
    “我去了哪里?”苏天清往落地窗外望了望,然后摇了摇头:“就说我家失火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,您家失火。”秘书在笔记本上记下这句话,然后瞪圆了眼睛,很艰难的说道:“失火?”
 
    苏天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与此同时,北方公馆的落花厅,气氛已是一片压抑。
他,而是用目光在几人的脸上来回扫了一遍,微嘲的说道:“你们也都不明白?”
 
    没有人回答,明不明白苏锐的话,只有这些人自己才清楚。
 
    事实上,秦冉龙也不太明白苏锐的意思,但是老大想找这些人的麻烦,他这个当小弟的自然不会落后!
 
    “不明白就给我好好想想!别特么的给我装糊涂!”秦冉龙嘚瑟的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这货一眼:“你先闭嘴。”
 
    “呃……好吧,大哥,您老人家先说,我看戏就成……”秦冉龙讪讪的把嘴闭上了。
 
    “锐哥,你有话不妨直说吧。”云蝶舞表情僵硬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“我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西藏,今天刚刚回来。”苏锐说道:“我想,在座的诸位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锐哥,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”南宫燕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我也是昨天才从国外回来,时差都还没倒过来,真没听说你去西藏的事情,你也知道,国内外传递消息并不流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