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苏锐一眼我不认为你今天能够拿到钱

   “我自然有我的证据,但是却没必要向你提供。”对于南宫燕吼自己,苏锐完全不以为意:“等到南宫家族来人之后,我自然会说明一切的。”
 
    他在出了西藏之后,立刻联系比埃尔霍夫,让他把这次从西方接任务的佣兵资料全部调来,比埃尔霍夫本想拒绝,但在苏锐的威逼之下,还是弄来了这些佣兵的资料,甚至还利用线人从接受任务的中间机构窃取出金主的信息。
 
    以比埃尔霍夫那庞大到堪称恐怖的情报网络,弄到这些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。他也不想彻底的得罪太阳神阿波罗,毕竟那两千台摄像机的事情做的可不怎么地道。
 
    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发布任务雇佣杀手刺杀自己的金主中,这首都的几大世家都赫然在列!
 
    这些家族可都不简单,为了避免身份暴露,竟然不惜费了大工夫,辗转和国外的黑暗世界联系上,为了就是在西藏灭掉自己!
 
    可惜的是,他们并不知道,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寻找杀手,只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的更快!
 
    因为,他们暗杀的是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!
 
    即便他们不再找苏锐,苏锐也要一家家的找上门去!如今几个世家的后辈在这里聚会被他遇上了,以苏锐的性格,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!
 
    敲诈几大世家?
 
    不,这根本不是苏锐的初衷,他就是要出一口气,要震慑一下这些不安分的家族!
 
    他要让这些人知道,敢在背地里打自己的主意,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!
 
    “我可以选择拒绝接受你的提议。”南宫燕阴沉着脸,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可以,不过我已经把话说在前面了,一个亿不到账,你南宫燕今天绝对走不出这北方公馆。”苏锐的话语虽然淡淡,但是却带着一股有如实质的压迫力。
 
    “可这根本就不是我发布的刺杀任务,为什么我要当这个冤大头?”
 
    事实上,南宫燕已经有点相信苏锐的话了,南宫家族之所以出了两个悬赏任务,一定是南宫瞬和南宫尧兄弟俩各占一个!
 
    “我并没有让你当冤大头,这笔钱也是你的家族替你出,不是你的私房钱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就不怕收了钱之后,我们告你敲诈?”南宫燕是什么身份,当然不会甘心。
 
    “敲诈?”苏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:“如果真要报案的话,那也是你们买凶-杀人在先,甚至不惜动用国外势力介入华夏内部矛盾,你觉得,上面的大佬们会坐视这种情况出现吗?”
 
    听到“上面的大佬”几个字,南宫燕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。
 
    他早就已经意识到,现在整个首都上流社会圈子面临着怎样的形势了!
 
    “这么说来,我们云家也有人买凶杀你?”云蝶舞冷冷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错。”苏锐看着这个漂亮女人,眼中露出笑容,笑容之中有着浓浓的嘲讽意味:“所以,我并没有责怪你说我缺少零花钱。这五千万,是你们的买命钱。”
 
    买命钱!
 
    龚明宇也想要反抗:“我就不信,如果我们不给钱,你还能把我们给杀了?这里是华夏,我看你敢公然犯法?”
 
    “犯法?”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蒋毅刚是怎么死的?”
 
    “他……”龚明宇只说了一个字,立刻噤若寒蝉!
 
    苏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半个蒋家大院变成瓦砾,众目睽睽的吊死蒋毅刚,这种行为简直嚣张到了极点!
 
    可是事后,他不还是没有得到半点处罚吗?
 
    “我要打个电话,不管怎么样,我都要离开这里。”龚明宇沉思了一下,道。
 
    “我并没有阻止你打电话,你尽管打,随便打,打给谁都行。”苏锐停顿了一下,显得胜券在握:“只要你能从这里走出去,所有手段都可以用上。”
 
    不知为何,看着苏锐那样的笑容,龚明宇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深深的惧意!
 
    苏锐越自信,他们越是不自信!
 
    几个人都开始拿出手机拨打求救电话,自然也会把苏锐要求的金额说清楚。
 
    苏锐眼中带着笑意,看着这些人打电话,搬救兵,他知道,这些电话打到各个世家之后,更多的电话将会从这些世家打出去,整个首都的所谓上流社会又会被他的事情搅得乱作一团。
 
    可是,那又怎样?苏锐不在乎,完全不在乎!
 
    他的格言很简单,既然想要在背后阴人,那么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!
 
    苏锐离开首都前往西藏,这些人不让他安稳,那么,他从西藏归来,也不会让这些人好过!
 
    果不其然,随着这些人的电话打出,那些世家彻底乱了!
 
    许多人都在感慨,这个疯子,怎么又来了?难道说找了蒋家的麻烦还不够?还要一家家的敲诈过来?
 
    苏锐看着仍旧安静坐在一旁的张曦予:“你怎么不打电话?”
 
    张曦予抬起头来,。”
 
    苏锐看着她认真的表情,心中微微一动:“何以见得?”
 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无法无天了!他要怎样就怎样,他的眼里还有没有法律?”一分钟后,张家大院里的某间书房,传来了一声拍桌子怒吼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就算我们要杀他,他也不能开口就是一个亿!”不用说,这是南宫家族。南宫瞬和南宫尧正面对面坐着,说着让人啼笑皆非的气话。
 
    只有你能杀别人,别人就不能杀你了?况且,按照云蝶舞的意思,这根本不是杀,就是要点零花钱而已!
 
    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