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有十几辆车同时朝着北方公馆的所在地赶去

 白秦川正坐在发改委的办公室,跟几个比他年长的副主任一起喝着茶,接了个电话之后,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秦川,你怎么了?”其余副主任明显看到他的脸色有点不太对。
 
    “没什么,家里有点事,我先请个假,回去一下。”白秦川笑着说了一句,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他的笑容略微带一点僵硬。
 
    白秦川匆匆忙忙的下楼,路上还差点和女同事撞了个满怀。
 
    他钻进车子后座,对司机说道:“去华中路的北方公馆。”
 
    “大少爷,上班时间去那里做什么?”司机老王多嘴问了一句。他是白秦川的心腹,后者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去办的,堪称绝对信任的那种。
 
    “还不是我那个弟弟。”白秦川摇头:“这次又惹上苏锐了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司机老王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,这二少爷也真是的,完全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是什么意思,第一次被当众揍了之后还不自知,结果第二次被揍的更惨,这下可好,养了俩月的伤,又来了第三次!
 
    “真是自作聪明的家伙,每次踢到铁板都不自知!还要接二连三的踢上去!”很少动怒的白秦川这次看来是真的生气了:“如果把白家交到他的手里,绝对撑不过十年!”
 
    司机老王闻言,直接笑道:“白家是大少爷的白家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落到二少爷的手里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看了他一眼:“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乱说的好。”
 
    司机老王自知失言,白秦川在他的面前可从来没提起过这些事情,至于家主之争,更是从不会挂在嘴边。
 
    “那大少爷,我们这次怎么办?”
 
    “还能怎么办?想要暗杀别人,把柄都被揪到手里了。”白秦川无奈的摊了摊手:“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这喜欢自作聪明的弟弟被人安上一个买凶-杀人的罪名吧?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他正色说道:“通知家族财务部门,准备好五千万华夏币,赎人!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56章 第一个认怂的!
 
    “大少爷,这次就只有二少爷一个人要赎金吗?”
 
    司机老王明显被“五千万”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,车开的都有点不稳当了!
 
    “还有几大世家。”白秦川的目光飘向窗外。
 
    “那我们要不要和这几大世家商量一下,共同探讨个对策?”
 
    “没有任何必要,我们什么时候也不需要和他们商量。”白秦川微微一笑,笑容之中带着嘲讽的意味:“这些铁公鸡,他们是绝对不会交钱的。”
 
    “大少爷那么确定他们不交钱?”
 
    “当然,那都是一群蠢货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白秦川没有再吭声。
 
    司机老王摇头叹了一句,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大少爷在遇到苏锐的时候都会做出让步,依照他的性格,可是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的啊.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与此同时,已经有十几辆车同时朝着北方公馆的所在地赶去了,每辆车子都是重磅牌照!
 
    落花厅内,苏锐看了看手表:“你们的电话已经打出去一个小时了,估计援兵很快就要来到了。我们不妨打个赌,看看谁的家族会最先来到。”
 
    这一个小时内,整个包间里没有任何人说话,秦冉龙的兴奋劲儿都快被消磨光了,自顾自的玩着手机,哈欠连天。
 
    “我没兴趣。”南宫燕最先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赌五千万,你的家族一定会最后来到。”苏锐淡淡一笑:“如果我输了,分文不取,你立即会恢复自由身。”
 
    南宫燕不以为然的笑了笑:“你说话我可不相信。”
 
    一个亿,打一场赌就没了?他可不会相信苏锐会这么“做慈善”。
 
    在场的六个人,六分之一的概率,他可不会认为这种倒霉到家的事情会落到自己的头上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,敢不敢赌?”苏锐的眼中流露出挑衅的目光。
 
    “那有什么不敢赌?”南宫燕一拧脖子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屑样子。
 
    “赌注归赌注,如果我输了,我一分不要,如果你输了呢?”苏锐的话语之中带着丝丝缕缕的引诱意味。
 
    “如果是我输了,那么我再赔你一个亿!”南宫燕看起来真的很自信,这可是六分之一的概率啊,赌就赌,谁怕谁?
 
    “一共两个亿,成交。”苏锐淡淡一笑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了苏锐的笑容之后,南宫燕的心中突突的跳了一下!
 
    “你不会安排人在路上对南宫家的来人进行阻截吧?”南宫燕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家里的人遇到这种事情,我反过来再赔你一个亿,你看如何?”
 
    从始至终,苏锐的脸上始终挂着自信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说话算数,我都录了音了!”南宫燕冷笑道:“到时候输了可别赖账!”
 
    “有录音,不怕赖账。”苏锐大有深意的说道,说话间,他也扬了扬手机,敢情也录了音呢。
 
    他环视了一圈,道:“还有谁想要打赌的么?”
盯着苏锐,他后来已经调查清楚,苏锐不仅是特种作战专家,在某些特工技能上,更是强悍的让人发指。
 
    如果把全国最顶尖的刑警找来,和苏锐比试推理能力,说不定都不是他的对手!
 
    秦冉龙虽然猜不透苏锐为何会这么讲,但是他对于后者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,他相信,苏锐既然能够这样说,就一定有他的道理!
 
    苏锐一定是通过某些蛛丝马迹,判断出来云蝶舞的家人会第一个赶到现场,而南宫燕的家人会最后来到!
 
    “云小姐,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个赌?”苏锐端起桌子上的红酒,轻轻的抿了一口。
 
    他神情自若,似乎根本不在意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怎样的寒风冷雨。
 
    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赌徒,我也不缺零用钱。”云蝶舞冷冷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一张刻薄的嘴。”
 
    苏锐盯着云蝶舞的嘴唇,薄薄的,一看就不是旺夫命,绝对擅长吵架和斗嘴。
 
    但是,他犯不着和这种女人置气,无论是云家的云蝶舞,还是云帆远,在他的眼中,根本就是小角色而已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包厢的门被推开,三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