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进门之时的强势和嚣张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

  落花厅很大,即便再塞上三十人进来,也仍旧不会觉得有任何拥挤。这三人为首的是个脸色苍白的青年,眼圈发黑,明显已经连续几天操劳过度了。
 
    “谁特么敢扣我的妹妹,活的不耐烦了吗?真是该死!”
 
    这年轻人大吼一声,却发现在场的人都瞪圆了眼睛!
 
    “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妹妹,你没事吧?”年轻男人连忙看向自己的妹妹,后者也同样是一脸的惊愕神情!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 
    “你真的是第一个来的!”云蝶舞惊讶的说道,同时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苏锐!
 
    这难道是巧合吗?六分之一的概率,被这家伙随口一说,难道就说中了?
 
    “这并没有任何的难度。”苏锐摊了摊手,笑着解释道:“第一个原因,你是女生,平日里颇受家庭的宠爱,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,家人肯定最着急赶来。”
 
    “可张曦予也是女生。”云蝶舞的心思已经完全转移到了苏锐的推理上面去了!
 
    “这就要用到第二个原因了。”苏锐的心情看起来着实不错,极有耐心:“这里是华中路,云家的总部大厦距离这里只有十公里,以首都的交通状况来算,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,已经是太慢太慢了。”
 
    云蝶舞还处于震惊之中,而后才发现,自己的哥哥比她还要惊讶!
 
    她的哥哥指着苏锐,一副见了鬼的神情:“怎么……怎么会是你!”
 
    苏锐似乎回想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打过的人太多了,看你面熟,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。”
 
   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伤人自尊心了!
 
    你打过的人太多,不记得我是谁?
 
    我特么冤不冤啊!
 
    云空蓝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!
 
    是的,他叫云空蓝!是云蝶舞的哥哥!
 
    当日,这云空蓝和苏家的齐占吉一起,想要趁着唐妮兰朵儿在宁海开演唱会的时机占占对方的便宜,甚至要对经纪人海瑟薇做出一些不轨的行为,结果被苏锐当场狠狠揍了一顿,捏断了手腕不说,还把一根燃烧着的雪茄塞进了他的喉咙!
 
    看到了苏锐,云空蓝就想起了自己在宁海的惨痛经历,简直是不堪回首!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张脸!
 
    看到他,云空蓝的喉咙就隐隐作痛!那一次被烟头烫伤,他在之后的一个月里,每次吃饭都是莫大的折磨!
 
    那一次,苏锐把酒瓶自下而上的砸在他的下巴上,让他的上下颚狠狠的咬在了一起,舌尖甚至都被咬掉了将近两厘米!
 
    由于后来苏醒之后,苏锐消失不见,苏炽烟则是强势介入,导致云空蓝根本无法找到施暴者,一口气硬生生的忍到了今天!
 
    当然,就算他知道苏锐在哪,也是万万不敢找上门去的,以对方的身手,他就算上门,也绝对是找死的行为!这口气,他是要忍一辈子的节奏!
 
    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云空蓝真的很想哭,他居然在这种时候遇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!
 
    而这个人,竟然是恶名在外的苏锐!
 
    “五千万带来了吗?”苏锐淡淡的笑道。
 
    “没……没带。”云空蓝结结巴巴,之前进门之时的强势和嚣张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!
 
    云蝶舞吃惊的看着哥哥,她的心里狐疑不已!
 
    为什么哥哥见到了苏锐,就像是耗子见到猫一样,直接就露了怯了!
 
    “既然没带,为什么敢来?”苏锐的声音透着一股强大的压迫力,让云空蓝心中的恐惧简直犹如几何级数在翻倍增长!
 
    “我……”
 
    云空蓝真是怂到了极点,他这个时候忽然想到,自己的身边可是还带着两名手下呢,一咬牙一跺脚,指着苏锐说道:“给我上,狠狠揍他!”
 
    他的话音未落,苏锐已经单手抓住了一瓶未拆封的昂贵红酒,直接就甩了出去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价值上万的酒就这样在一名手下的脸上炸开,满头满脸的红酒就像是鲜血一样!
 
    这名手下一声不吭,当场昏了过去!
 
    另外一人已经冲到了桌子前面,苏锐看都没看,左手拿起面前未使用过的汤碗,又是一甩!
 
    精致的汤碗和对方的额头来了一个不掺任何水分的亲密接触,这兄弟同样昏了过去!
 
   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手,说道:“我还没打够呢,姓云的,你还有多少人,不妨一起叫过来。”
 
    云空蓝哪里还敢答话,他看着苏锐,两股战战,动弹一下都做不到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!
 
    “如果不转账,你的下场比他们还要惨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,云空蓝不禁想起了自己上次被酒瓶开瓢的惨烈情景,特么的,当时头上缝了十几针,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呢!
 
    那种经历,他
 第657章 这才是境界!
 
    云蝶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,在他的印象里,哥哥虽然平日里纨绔了点,但可是绝对硬气嚣张的,怎么就见到苏锐直接就怂逼了呢?
 
    如果云蝶舞见过苏锐痛殴她哥哥的场面,就一定不会这样想了!
 
    不仅云蝶舞不解,其余人更是不明白,云空蓝抱着头闪闪躲躲,实在没有一点豪门公子的风范!
 
    他们根本不会想到,云空蓝的心里有多么的恐惧!
 
    他的眼前不仅浮现出自己被打的样子,更是出现了齐占吉被那浴缸里的食人鱼疯狂噬咬的场面!
 
    那一次,虽然齐占吉没有死,但也丢了半条命!身上被撕咬了几十口,几乎一半的地方都是皮开肉绽!
 
    云空蓝当时并未完全昏过去,意识虽然模糊,但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看到了这一切,那血腥而残忍的场面,永远深深的刻在他的记忆里!
 
    直到现在,他才把那天殴打自己的人和眼前的这位对上号!
 
    凶名赫赫的苏锐,居然就是打自己的人!
 
    齐占吉是苏老太爷四女儿的儿子,而苏锐就是齐占吉的小叔!
 
    当时,由于苏炽烟的强势介入,齐占吉被逼的在宁海把伤势养的差不多才敢回到首都,对宁海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敢提,苏家四姑虽然同样护短,但是要知道自己的儿子如此胡作非为,估计也会气到不行。
 
    云空蓝现在想的就是抓紧把这五千万的赎金给付了,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!他真的不想再多看苏锐哪怕一秒钟!
 
    “好,我等着你付款,否则你也别想出这包间的大门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,把酒瓶放下,他非常满意云空蓝的表现——这才叫识趣啊!
 
    “好,好,好。”云空蓝连续说了三个好字,表现的真是一点骨气也没有:“马上,马上,我现在就让人转!”
 
    说着,他就开始打电话:“财务李经理么?我马上发给你一个账号,你立刻安排人转五千万资金过来!”
 
    那边似乎是问了句什么,云空蓝眉毛一扬:“我转账做什么还需要向你汇报吗?公司账面资金再吃紧,也绝对不会缺这五千万!给我转,立刻转,要是五分钟之内到不了账,我回去就把你开除了!混蛋!”
 
    “至于跟家里怎么解释,那是我的事情,用不着你个打工的来操心!快特么的给我办!”
 
    看着云空蓝毫无形象跳脚骂娘的样子,白忘川龚明宇等人都在暗自摇头!
 
    好歹也是一个世家的少爷,怎么就能表现的如此不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