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如果地上有缝的话他恨不得立

  苏锐微微一笑:“今天你们留也得留,不留也得留,谁敢迈出这包间的大门一步,我打断他的腿。”
 
   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所带来的却是极致压迫!
 
    打断腿?
 
    普天之下,有谁敢这么对杨光明白忘川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来?
 
    苏锐敢!
 
    只有苏锐!
 
    “还有谁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的,大可以试一试。”哪怕在甩出飞刀的时候,苏锐都没有看白忘川一眼,那霸气的气质简直让人无法直视!
 
    敢用飞刀扎白家少爷?罗妍薇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,然后她的眼底闪过了一道异彩。
 
    一句话就逼的几大豪门少爷动也不敢动,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!
 
    白忘川还保持着握住扶手的姿势,他的手在轻轻颤抖,眼神之中却流露出阴狠怨毒的光芒!
 
    长久的沉默之后,李家的李万忠率先拉开椅子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紧接着,南宫燕也打了个哈哈:“那什么,苏少真会开玩笑,不就吃个饭聊聊天嘛,我今天舍命陪君子了。”
 
    “锐哥,我也坐下,难得今天与您一起吃顿饭。”龚明宇也干笑着入座。
 
    虽然他们不情愿,但是形势比人强,不得不低头!
 
    杨光明也是无奈的拉开椅子坐下,一脸的挫败!
 
    云蝶舞紧随其后!
 
    苏锐瞥了一眼仍旧背对自己的白忘川,冷冷说道:“怎么,不服气?上次挨的不够重,这次想再被打一次狠的吗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52章 距离回归苏家有多远?
 
    还嫌自己被揍的不够狠吗?
 
    苏锐这不是强势,而是强势到了极点!
 
    淡淡的几句话,就把白忘川的脸打的啪啪作响!
 
    后者扶着门把手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!如果地上有缝的话,他恨不得立即钻进去!
 
    可惜的是,不仅地上没有缝,门上也没有!他连打开门跑出去的勇气都没有!
 
    罗妍薇看着白忘川,她想不到这位白家少爷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苏锐,以至于要被羞辱的那么惨,一点面子都不留!
 
    她甚至都有点要替白少觉得不好意思了,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顶级公子哥儿,这样谁还有脸参加下一次聚会?
 
    “回来,还是离开?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一笑,给了白忘川两个选择。
 
    这个选择
    “请坐吧。”苏锐示意了一下。
 
    白忘川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然后低头坐下。
 
    罗妍薇看着这一切,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!
 
    “冉龙,今天高朋满座,告诉服务生,把这里最好的酒菜都端上来。”苏锐特地加重了语气,笑眯眯的说道:“最贵的酒,最好的菜。”
 
    秦冉龙这猪队友一阵肉疼的说道:“大哥,你之前说不是要替我省钱的吗?”
 
    “这顿饭不用我们掏钱。”苏锐答道。
 
    “好嘞!我就知道你会这样!”秦冉龙顿时眉开眼笑,事实上这货之前的肉疼表情也都是装出来的,可就等着苏锐的这句话呢!
 
    在场的众人脸上的肌肉同时忍不住的跳了一跳,尼玛,不要他们付钱,难道得我们付钱不成?
 
    “那啥,服务员,告诉你们的经理,把这北方公馆里珍藏的最好的酒端上来,最贵的菜全部上齐,只要贵的,不要对的!”秦冉龙一副土豪的嘴脸,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。
 
    听到他的话,杨光明等人脸上的肌肉再度僵硬了几分——苏锐明明说的是最贵的酒和最好的菜,到他嘴里就成了只要贵的不要对的!尼玛更狠!
 
    苏锐的表情在众人脸上来回逡巡了一番,当他看到杨光明的时候,还是微微的停顿了一下。
 
    不知怎么的,杨光明似乎不太想也不太敢和这位便宜小舅对视,本能的把目光偏移开去。
 
    “这位兄弟,怎么称呼?”苏锐问道,他清楚的记得,这个男人一见到自己,立刻自言自语了一句“这怎么可能”。
 
    “他叫杨光明,苏老太爷的外甥。”秦冉龙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,他似乎非常愿意看到苏锐和杨光明这对舅舅和外甥相见的场面,这货绝逼没安好心啊。
 
    杨光明很是汗颜的点了点头,此时他正心念电转,思考着对策。
 
    在发现苏锐在此之后,他的心思已经拐了一百零八个弯儿!
 
    虽然杨光明初见苏锐的时候,心情复杂颓唐,但想到苏无限公布真相的那天晚上,家族中所有人的反应,眉头却渐渐的舒展开来。
 
    其实,在很多时候,站队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